阿云啊啊啊啊啊

一条废咸鱼

【mingkit】《算什么爱情》【6】

最后一次分歧是在高中快毕业的时候。


Kit已经习惯了Ming忽远忽近模糊不清的态度,还有越来越猖狂不加掩饰的出轨行为,甚至喝醉了一身酒气身上还夹杂着某些不属于Kit的味道,极端、争吵也开始在两个人之间爆发。


Kit觉得自己爱得一点尊严都没有。


到最后苦苦哀求Ming不要离开他,都显得格外可怜,可那人从来没有在乎过。



“我们分手吧。”



Ming满是惊讶的看着他,似乎不相信这种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Kit低头掩饰了下手上满是自残划过的伤痕。


身体疼,但比不过心里的疼。



Ming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擦身Kit的时候深深地望了他一眼,Kit显然是哭了很久发红的眼睛,遮遮掩掩就是不肯看向Ming的方向,但下一刻Ming猛地扔下行李,搂过Kit扳过他的头就是狠狠的一吻。


Kit憋得眼泪直直掉了下来,两人都是呼吸急促得不顾一切的最后温存,但kit心里的声音告诉他,不要再纠缠了。



Ming走了,Kit坐在一个人的床上哭了一夜。


第二天kit发现门口一堆烟头时,心里已经开始尝试去释然了。



原本以为时间会把伤口都愈合,但说是愈合那只是表面,他知道,不管现在还是以后很久很久,只要Ming再出现在他面前,他还是会爱他,还是会像飞蛾扑火一般扑向他,这是一个死循环,直到死亡分开他们两个为止。



甚至是眼下这种情况,kit的身体早就习惯了Ming,如果他来,kit的所有都向他城门大开。


Kit花了一两年的时间去骗自己,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一个男人,但当Ming站在他面前的时候,谎言不攻自破,甚至在他面前Kit撒不了任何谎。


Kit回到宿舍的当晚就发了一场大烧,尽管他的身体仍想拖着去向误会他的好友解释清楚,但那也仅是想想而已,身体就像负重了几千吨一般,就连多抽出几丝力气去想其他事情都无能为力。


Forth既然问了自己Beam的去向,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Kit一向身体免疫力好,但这场发烧似乎也不依不饶得准备和他杠上好多天,Kit把窗帘拉上,一觉睡到他日夜颠倒也分不清是睡了多久,隐约间Beam回来过,但又好像不是Beam。


冰凉的指尖贴在他发烫的不行的额头,两种极端的碰撞让那人打了下颤,那人指尖夹杂着kit不喜欢的淡淡烟味,但此刻却成了催眠他的事物,kit不自觉地像他靠近,与指尖相蹭的瞬间,kit已经烧得糊涂的脑袋里闪过一丝怀疑。



是……Ming吗?



但这股怀疑他并没有深究,身体的无力让kit再一次陷入睡眠。



“Kit,你去吗?”Beam凑上去又问了一遍。


Kit猛地收回放飞的思绪,看着好友疑惑的脸,也不知道Beam一回来逼逼叨叨了些什么,就胡乱点了点头。



事实上,等到他后悔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Beam就像把kit当救星一样,到处献殷勤又是帮他收拾行李又是一大早叫醒他,到了那边kit才发现他答应了Beam什么无厘头的要求。



工程学院的大一新生集训两个医学院的去干嘛?



但一到集训地,Beam就跑得没了踪影,Kit只好靠在车旁边低头玩起了手机。


“kit…学长?”


他是有多久没叫kit学长了。


kit听到声音愣了一下。


Ming已经站在他面前了,差了一截的身高让kit有些不太适应,他抬头看了眼背着阳光站在他面前的Ming,阳光却让他看不清Ming的表情,kit差点忘了Ming也是工程学院大一新生。


“热吗,还站的稳吗?”


“喂,我又不是女人……”


Ming又毫不掩饰地往旁边移了移,遮住了烈日晒在kit身上的机会。


Ming低头从他的角度看过去仿佛趴在他胸口小小一只的kit,心里实在是百般滋味,kit额前黄棕色的刘海有些长,但此刻软软的往右撇着,额头上布满了不寻常的汗水,似乎是一直在强撑的不舒服,Ming往前移了移,刚好让kit靠在他胸前。


Kit瞬间身体僵硬住不敢动一下,思绪也稍微有了点清醒,但现在的身份过于尴尬,且不说Forth和Beam已经向他解释清楚来龙去脉,kit自己倒无所谓,但是在外人眼里,Forth刚和Kit分手,旁人的闲言闲语也不知道会说得多难听。



但,Ming身上熟悉的味道,实在是太舒服了。



Kit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车上颠簸了,谁的实在不安慰,身上还盖着一件薄薄的衣服,好友在旁边开着车,眼神余光瞟到kit醒过来,才开始解释起来:“Ming把你抱上来的,你都睡着了,说你生病还没好又怕你被晒到,硬是掏出一件外套盖你脸上,真把你特么的当宝贝,闷不死你……”


Beam还在阴阳怪气地逼逼叨叨的,kit已经听不清他在讲什么了,脑子里全是“真把你特么的当宝贝”这句话,kit低头把脸埋在怀中的外套里,轻轻蹭了两下,是Ming身上的味道,淡淡的皂角的味道,如同嬉戏一般划弄过kit的鼻尖。



他大概是疯了。



到了目的地,Forth先是过来把Beam的一切都安排好了,才去一年生那边安排一切,Beam似乎有些怕Forth,忙是把他推着往一年生那去,自己一头蒙在酒店的大床上。


Kit见惯不惯地收拾自己的东西,收拾完了才看见被折地整整齐齐地放在床上的外套,Kit发了会儿呆,也不知道该不该给Ming送过去,他现在在干什么呢?



Kit绝对不是想看Ming在干嘛才过去的,绝对不是!



Forth站在一年生的前面在训话,Beam有意无意地瞟了过去,Kit倒是一眼就看见了今年的校之月,仰着头一脸不服输地看着Forth,似有似无的敌意在双方对视的视线中熊熊摩擦。



糟糕了,kit一脸无措。



Forth显然是被Ming这幅样子气到了,把他喊出列,惩罚大概是一百个俯卧撑,Ming毫无畏缩地走出来说做就做。


Kit准备过去看一眼情况,却被Beam一把拦了下来,“这就是工学院的规矩,打出来的友谊,我们别管了。”


Beam一脸看好戏的样子,让kit心里多少有点不安。


Ming似乎是看见了他,一边做着俯卧撑一边往他这看,Kit的手握紧成拳,转头不去看Ming,阳光似乎到了一天之中最烈的时候,Ming满身大汗喘着粗气,站在阴凉一角的Kit也是一身冷汗。



Kit身体仿佛一下负重,像猛的一锤砸在脑后,耳边嗡嗡作响,直到听到耳边的惊呼声,眼前一黑。




Kit想,他晕倒的样子一定特别的玛丽苏。




他看见Ming朝他跑过来。

 





【TBC】





好久不见的一发更新噗,我真的没有偷懒,深刻的意识到一件事情,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这一章写得极其渣,文笔已经渣到爆炸已经不想辩解了,晚安笔芯ww


评论(24)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