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云啊啊啊啊啊

一条废咸鱼

【TF】【Tee x Fuse】《治愈》

#爱来了别错过同人

#Tee x Fuse

#OOC  AU 短篇一更完

 



 

【爱不是病】



 

Tee隐约记得在哪里见过这个少年,或许是某一瞬间的记忆过于深刻,那张脸像拓印一般刻在了他的脑海里,但Fuse此刻低着头头坐在他面前,他甚至看不清楚Fuse是何种神情,Fuse就像一只没有感情破碎的木偶端端正正地被摆放他面前。



“姓名……Fuse?”



Tee低头翻看着手上的病例,越往后看眉头皱得更紧,空气里除了两人的呼吸声就只剩下纸张在翻动的声音,哗哗作响,Fuse把头低得更紧了,似乎在忍耐着什么,空气在他眼里都是致命的东西。


Tee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简直是不可理喻,他抬头看着眼前被恐惧包裹的少年,Fuse紧张地每一秒都小心翼翼地吐出鼻腔里的呼吸,他在等待他的审判,从眼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嘴里说出。



“病因……”




空气在一瞬间滞停,下一刻诊室的门被踹开发出一声巨大的轰响,一个面露凶狠的男人挣脱开门口护士的拦截,直直地冲向Tee面前的人,瘦小的人被毫无挣扎意识地拎了起来,拳头在瞬间毫不留情地落下。


Fuse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忍了许久的闷哼,那个男人并不准备放过他,反倒Fuse一副见惯不惯的样子,厚重的刘海因为剧烈的暴打被迫分开,露出那一双毫无生机的双眼,Tee惊了一下。


在拳头再次准备落下来的时候,Tee替Fuse生生地接下了一拳,实实的一拳,Fuse眼睛里终于有了些光彩,但也只是一瞬间,被Tee生生错过了。


施暴的人有些惊讶,连忙退后了几步,门口的保安也冲了进来赶快拦住了那个男人,男人眼睛看向Fuse的时候破口大骂出声,“你护着这个怪胎?”



“死同性恋,狗娘养的,养你是给别的男人插屁眼的?恶不恶心啊你!就是有病!”



Tee转身扶起了躺在地上的Fuse,这才注意到他衣服领口那边的皮肤上有很多青青紫紫的伤疤,包括之前他低头并未看清的脸上也有不少瘀伤,他几乎是趴在地上颤抖的,似乎很怕这个还在骂他的男人,尤其是在Tee伸手触碰到他的时候,更是害怕地缩了一下。


那男人一瞬间挣脱开了保安的束缚,冲到Fuse面前,在Tee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Fuse整个人被一脚踹倒在了地上,男人歪头啐了口口水。


“医生,他是个变态!他有病,你一定要治好他!妈的,狗娘养的……”男人喋喋不休地骂着,Tee看着蜷缩着侧躺在地上的Fuse,只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困难。


Fuse的嘴唇发白不停地发着抖,眼神小心翼翼地一向没人能看清的角落,鼻梁那处明显的淤青让他看上去更狼狈,在混乱中Tee紧紧抓住了Fuse也有些颤抖的手,Fuse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般,尽管抓到手心全是汗也不肯松开。


眼泪就快糊满他整张脸,但Fuse只肯把哭声往喉咙里面憋,余下全是有些急促的呼吸和喉咙中发出的呜咽声。


Tee凑过去,听见Fuse断断续续模糊不清的声音。



“我…我……唔……没……病!”


少年的声音却如同枯枝相互摩挲擦出的难听,沙哑地似乎许久未曾开口说过话一般。


Tee心一紧,眼前少年的模样与记忆中的样子重叠,他犹豫了几秒,伸手抱住了极尽委屈的Fuse。


“这位先生,同性恋现在是一种正常的性取向,它不列属于精神疾病范围内……”站在不远处的实习生看不下去了站了出来。


男人还在骂骂咧咧,Tee站了起来转身打断了那位实习生的打抱不平:“帮忙安排一下Fuse的住院手续,先生,请你回到诊室外,手续费跟着门口的护士。”


实习生和男人都是愣了一下,实习生还想辩解些什么,但被Tee的几下挥手弄得不敢再出声,男人憋了气瞪了一眼背着他的Fuse转身出了诊室。



“Tee医生?”实习生不解道。



“放任Fuse跟着他回去挨打吗?”Tee蹲下身看着已经平静下来的Fuse,伸手轻轻抚摸着他耳边的杂而乱的头发,“疼吗?”


Fuse缩了一下,Tee的抚摸温柔地却像一把利刃划过他的皮肤,身体已经没有那种疼意了,但心里忽然开始有些抽疼,Fuse看向Tee,Tee看向他的眼神,是久违不见的如同平常一般人的眼神。



Fuse低头含糊地轻应了一声。

 





“还是不肯说话吗?”Tee透过门上玻璃窗的一角悄悄地望向病房里面。


阳光肆意地挥洒进房间,微风不燥,闭封式的窗外面正好是一棵树,还能看见新枝长出的痕迹,Fuse靠坐在床头,指尖轻轻夹着一只铅笔,笔尖在纸上挥舞不停,Fuse低着头,隐约间嘴角上翘的弧度误以为是在笑,让人有些好奇他在写点什么。


Tee正是如此。




Fuse从住院开始就没开口说过话,做事情也是轻轻柔柔的,似乎想把自己锁在一个人的世界里面,什么存在感都没有。


听到开门的声音,Fuse才有些反应地抬头看向Tee,与他对视之后又把眼神收了回来,Fuse身上的伤痕好得差不多了,期间之前施暴的人也有来闹过,但都被拦了下来,对Fuse也没有什么多大的影响。


Tee会时不时的来与Fuse说说话,尽管总是他自言自语,Fuse有时候肯赏他一个微笑,Tee才发现Fuse的长相其实很好看,没有像之前那个男人骂的那么丑陋,反而好看的让人看见很舒心。


“刚刚有个咨询,拖久了一些,我来晚了,Fuse?”几乎是小心翼翼询问他的语气。


Fuse摇了摇头,Tee小心地往他那边挪了挪,试图让自己的双眼能看见Fuse手上拿着的本子上的内容,但Fuse很警戒地也往后挪了挪。



Tee只好笑笑了之。




但Tee绝对不会想到有一天他看到这本本子上的内容时他是多么的震惊,那一霎那他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凝固住了,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手掌与本子相触碰的地方此时就宛如握着滚烫的东西。


一瞬间他以为心脏快速地跳动快要爆炸一般。


但Fuse比他反应过来的要快,从门口将Tee所有的反应收入眼中,已经是审判结束了的答案了,他的心慢慢沉到了底部,尘埃落地般。


Fuse连忙跑过去把本子从Tee的手中抢了过来,然后紧紧后退。


Tee回过神眼神有些迷糊地看着防备的Fuse,就像一开始见到自己那般紧张的氛围。


“Fuse?”Tee扬起手臂。


Fuse见状紧紧闭上了双眼,将头扭到另一边,眼细一点可以发现他此刻正在微微的颤抖,一瞬间Fuse的心提到了喉咙口,他憋了憋将满腔的委屈憋进了腹中。


Fuse在接受他的审判,就像他是有病的一样,他也嫌弃自己。




“你也…喜欢我吗?”




Fuse一惊,慢慢睁开眼睛。



也……也?


Tee一时间欣喜涌上心头,眼神装满了止不住的甜蜜,他几乎开心到当场就可以跳了起来,但此刻他得等Fuse的回答,他知道Fuse在害怕什么,曾经经历过什么,现在面临着什么,以后又该如果处理,一瞬间的一瞬间,Tee已经把一切问题都考虑好了,他只需要等待Fuse点头或者说“是”。


Tee在第一眼看见Fuse的时候就已经把心交出去了,或许说是他等来的很久很久的一次机会,他不想再错过了。


Fuse一眼望进Tee满眼的温柔,甚至有些不敢相信,他微微张着嘴,但长时间不说话的喉咙就像堵了一般,但就正像是满腔的情意和话语此刻堵在喉咙口,让他发不出声音。


Fuse的眼圈发红。


下一刻他落入了一个紧实的怀抱,Tee向前一步一股不让他逃避的强硬态度,Tee可以等,但他绝对不容许Fuse逃避。


Tee的唇已经覆了上来,两片温热的唇相触碰,呼吸在彼此的鼻尖俏皮嬉戏,炽热,难耐,压抑了许久的情感在一瞬间爆发,从呼吸中,从毛发中,从所有所有接触的动作中,唯有爱掩藏不住。


Fuse轻轻闭上了眼睛,耳尖发红,他的手攀上Tee的后背,手指在微微地颤抖。


如果不是Tee在他面前,他大概要哭出来了。


像个小孩一样,在他爱的人面前,嚎啕大哭,不用顾忌许多,他人的猜疑,他人的眼光,他人的闲言碎语,他都可以一并遗忘。


此刻彼此眼中只有彼此,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直到死亡才能将他们分开。



是的。



 

Fuse在高中的时候遇见了Tee,Tee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也很少接触人群,甚至在班级里面的存在感也非常的低,但是Fuse此刻正有着少年的热情和狂放。


Fuse和Tee僵持了许久,Tee终于忍不住投降认输了,此后Tee身后都有个成天笑脸盈盈的小跟屁虫。


但好景不长,事端在快毕业的时候爆发了。


Tee转了学,Fuse执意地想要去找Tee问清楚,却只能亲眼看着Tee躺在地上遭受声称家人的一顿一顿的暴打,Fuse却怎么也帮不上什么。


Tee第一次在Fuse面前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嚎啕大哭。



“F…Fuse……我有病……我是同性恋……”



Fuse前一秒将他从一脚迈空的天台上拉了下来,Tee的话语就好像一闷棍打在他头上,Fuse愣了许久,他不知道说什么,但是绝对不是想要离开的念头,心疼和一些呼之欲出的感情堵在他胸口。


下一刻有人从天台破门而出,打的打,骂的骂,Fuse和Tee紧紧握住的手在一瞬间被扯开。


Tee最后看着他的眼神,懦弱,不甘,沉默,甚至从希望到绝望,眼神里的光在一瞬间熄灭。



就像此刻,相隔多年,相隔一段距离,Tee看见了那双眼神,透露着绝望,一瞬间Tee的心被紧紧地握住,Fuse被男人拖着移出医院,隔着三楼之上的Tee刹那惊了。



“快!拦住他!”Tee喊得破音了,但没有人在意。


一群人赶到楼底下,Tee急地团团转,但是一楼没有Fuse的身影,而那个男人躺在地上捂着裆部正破口大骂,Fuse逃了。


Tee一瞬间懵了一下,但忽然脑中一个画面闪了过去,他几乎是跳起来的,转身朝天台跑了上去。


Tee一边跑一边眼泪汗水都糊在了一起,眼前的景象已经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但他的身体还是在跑,电梯人已经满了到了一半,他等不住还要朝下,咬咬牙开了门直接爬上了楼梯。


呼吸已经接近极限,但是一瞬间他脑海里闪过过往所有的记忆,他的牙齿已经忍不住打颤,呼吸也断断续续的,Tee几乎是瘫着爬到了楼顶,一瞬间黑暗抽走了,光明夺过一切。



今天的风很大,Tee已经没有力气再多迈出一步,但此刻只能强撑着一切。



双眼没有目的地巡视着目标,但是答案是没有。




想错了吗?



正当Tee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忽然楼底传来人群的尖叫声和一声沉闷的落地声。



Tee愣了一下,心已经提到了胸口。





他几乎是跪着爬到栏杆那里去的,医院楼很高,他低头看的时候心都忍不住打颤,甚至是在看清楼底下的一切的时候,Tee一瞬间绝对血液都开始倒流凝固,全身都开始变得冰冷。



Fuse的血从整个身体底部开始往外蔓延,他的睫毛上还站着一滴血,几乎是瞬间停住了呼吸,来不及多想些什么,那一瞬间,是解脱。



如果,如果Tee还能发现他写给Tee的一句话,在病房床头的那本本子最后一页。



——————


我爱你,但不是病。


是治愈。




 

【END】




因为b站的事情加上关于同性恋的说法,那天就想到我身边很多人很好的那些同志朋友,他们很艰难。

脑子里一直想着这个梗,也想把他写出来,问了群里的朋友,于是写了TF,喜欢TF很久了,也希望电视剧后续会很甜么么笔芯ww

晚安,明日的太阳终究会升起的。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