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云啊啊啊啊啊

一条废咸鱼

少年情怀 系列一

我要为小天大佬疯狂打call!!!!!
别忘了我的少爷少奶奶!!!!!你写少爷少奶奶我就写凯千!!!!!!么么么么么

虎酥糖:



*我们的少年时代系列


*尽量有脑洞就写


*很爱的梧桐一颗,小甜品吧,很短






“因为他根本就没安什么好心啊。”




他说这话的时候,身子往这边倾了倾,带着些隐藏的孩子气。见他望过去,也丝毫没有心虚的躲闪,倒是看着他,嘴巴一抿,脸颊两边的肉轻巧巧的鼓成一团,露出一个无辜至极的微笑。




啧。




邬童气恼的转过去不再看说话的人,只是耳尖却小心安静的泛红,被主人烦躁的一把挡住。




他才不觉得这样的尹柯有点可爱呢。紧捂住自己的嘴,邬童努力装着自己很生气。




中间的班小松突然觉得这气氛不太对劲,右手的尹柯说完这句话后就转身不再说话,握着笔不知道在写些什么。而左手的邬童就更奇怪了,狠狠的瞪了尹柯一眼之后居然再也没了动作,把耳机塞在耳朵里之后就继续趴在了桌子上睡觉。




班小松俏咪咪的吐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夹在尹柯和邬童之间,实在是一个错误乃至愚蠢的选择。




真是,邬童那么想坐在尹柯旁边,干嘛要拉他当遮羞布。那眼睛一直黏着尹柯,当他瞎的吗?




邬童自然是不知道班小松心里的弯弯绕绕,他只是把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想着刚才尹柯微微鼓起的脸,又想起早些时候与他的碰面。




那实在不能算是一次很愉快的碰面。




特意从教室里跑出来追他的人却偏要在转角处堵他,好似这样就可以淡去那份刻意。对上他的那双眼睛带着探究的凌厉,尹柯红着眼,以着下一秒好似要哭出来的模样,那么正气凛然的问他,




“你为什么突然来月亮岛?”




被班小松纠缠的不耐终于在尹柯的这一声不友善的质问中爆发,邬童面色不虞的越过尹柯,说出来的话火药味十足,




“关你屁事。”




“学校不是你胡闹的地方。”




哪知少年又不知死活的顶撞了回去,邬童前进的脚步微停,侧脸如刀对着尹柯,语气更加不客气,




“学校你家开的?”




说完这句话后就不再管身后的人,带着满身的怒气回了教室。




这怒气冲冲,反比出教室时更甚一筹,教室里的人,包括班小松,都不敢上去搭话。




不一会儿,尹柯也回了教室。与暴戾的邬童不同,尹柯回来时浑身气息柔软,好脾气的笑也挂在嘴边,甚至在邬童充满敌意与不屑的哼声中,也未改神色,就像现在这般,白玉手指握着细笔,勾勾划划的不知在纸上写着什么。




邬童转了一个头,看着窗边的尹柯,彼时正有一束阳光透过窗落在尹柯的脸上,柔柔的淡淡的金色衬着这个人也温柔了起来。邬童就这样看着尹柯,慢慢有了睡意。




而就在邬童闭上眼睛的下一秒,尹柯停下了笔,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眼睛悄悄的落在邬童身上,耳尖同样泛红。




———




“所以,你和尹柯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




上课期间,班小松又挤到了邬童身边,回想起前几日围绕在尹柯和邬童之间的奇怪氛围,想都没想就问出了口。




周围的人俱是倒吸了一口冷气,邬童也没辜负他们的“期望”,把手上的东西一摔,充满怒意的看着不知死活的班小松。




班小松大概也知道了自己说的话惹恼了这位“大爷”,只能堪堪的闭上了嘴,却在心里开始犯起了嘀咕,




“您这态度所以绝对是有秘密吧对吧对吧!!!”




秘密吗?




邬童抿着嘴,想着那人总是云淡风轻的样子,不爽的啧了一声。




秘密,他邬童与尹柯之间才没有什么狗屁秘密。






————






回到教室果不其然又看到尹柯独自一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握着笔不知在纸上忙活着什么。邬童看见尹柯这个样子就来气,哼了一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椅子脚腿与地面磨蹭发出尖锐的声音,尹柯笔一顿,又像没听到一般继续写字。




哪知邬童倒是越来越暴躁,在课桌上换了几个姿势也没睡着。尹柯写字时笔尖与纸张摩擦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教室里尤为明显,邬童捂了耳朵几次未果后一个箭步,穿过班小松的座位一把抢过尹柯手里的笔,怒气冲冲的看着他。




尹柯微微皱了皱眉,手心里突如其来的空荡让他不太自在。他抬起眼皮看了看邬童,然后在笔袋里又拿出了一支笔,继续解之前的那道数学题。




尹柯有意不想与邬童过多纠缠,被无礼的抢笔过后也不想计较。然而邬童却并不打算放过他,尹柯拿出一支笔他就抢过去,到最后邬童都忘了自己过来抢尹柯笔的初衷只是为了让自己睡一个好觉,反而觉得尹柯那幅隐忍着怒气的模样看着实在是十足的解气。




“邬童!”




好脾气也止不住这样的胡搅蛮缠,当被抢走笔袋里的最后一支笔之后,尹柯豁的一声站了起来,皱着眉头看着对面的人。




然而正待他欲再次开口之时,班小松啃着面包进了教室。尹柯看了一眼懵圈的班小松,握紧拳头后又松了开来,一屁股坐回板凳戴上耳机,扭头看向窗外。




邬童大概也意识到自己的做法有点不可理喻,瞪了班小松一眼,邬童把尹柯所有的笔都放在了桌上,然后越过桌椅,回到自己的座位开始睡觉。




而班小松颇为无辜的眨了眨眼,不知自己的突然出现是免去了这两位之间的一场打斗,还是破坏了他们两位难得的相处时间。虽然他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被邬童握过的笔还留有温热,尹柯把他们收进笔袋时恍了一下神,他侧头看着邬童的后脑勺,无意识的握住了手中的笔。






少年情怀总是诗,他莽撞张扬,他不动声色,在他们的少年时代里,他们是彼此的默契与隐密,不管他们承不承认,有没有意识到。









评论(1)

热度(346)

  1. ⊙▽⊙虎酥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