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云啊啊啊啊啊

一条废咸鱼

【MingKit】《诸神黄昏之寻欢》【4】

【ABO 末日机甲 联文 极度OOC 渣】


前面链接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38164892628124





Kit只是顺从本能的去承受,但尽管最后Ming给他的除了止无不尽的摧残折磨和不屑的眼神,他知道Ming一直恨他,恨他当时的不告而别,恨他总是将他撇之最末,但如果是这样的话,如果在Kit面前,Ming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那么Kit现在顶多是Ming的玩具,是一时想要报复心理的东西,Kit只是在偿还他没有犯的错。



因为他从来没有忘掉那个小时候跟在他身后喊他哥哥又说要娶他的人,尽管这一切都已经在那几年前彻彻底底的毁掉了。



直到Kit倒在Ming怀里,Ming皱了皱眉一把将他抱起身出了浴室,最后松手重重地摔进柔软的床上,Kit猛地呛了口气,他眨了眨眼努力逼出眼里的酸涩。



衣服从上方被扔在脸上,一瞬间挡住了他的所有视线,Ming的声音在上方传过来,又是命令般的语气。



“穿衣服,待会带你去宴会,外交官大人。”他的唇齿间深深咬紧了“外交官”几个字,略有几分讽刺的意味。




Kit挣扎着想要抬手扯开衣服,但他的体力消耗已经到达到了极限,被Ming折腾到现在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得有些模糊不清,下一刻Ming双手撑在他身体两侧,脸凑到Kit面前。



“你不是要见联盟的俘虏吗?”他的呼吸就在Kit的耳边,说着让kit猛地一震的话。




Kit瞪大眼睛看着Ming几近不屑的冷笑,然后伸手将他圈住抱了起来,将刚刚还甩在Kit脸上的衣服套在他身上,Kit的身体全部靠在他怀里,omega的体型小小的此刻看上去更赢弱了些,但Kit有些不适应地挣扎起身,被Ming一把按老实了。



“别动,少将给你穿衣服是天大的恩赐。”Ming的声音有些不太耐烦,听得Kit一下子老实了不动了。



Kit抬头看向Ming,他的手在Kit身上穿梭过,Kit忽然觉得很热,身体仿佛开始发烫发热,很不正常的那种,他甚至感觉到连呼吸都是热的,空气里弥漫着烈酒和巧克力相斥却又完美融合在一起的浓郁的甜味,呼吸是,Ming的视线,他的动作都是。



就像是主与仆之间深切的联系,或许是被标记的那一刻就已经溶于血肉里的屈辱感和臣服感,Kit只觉得自己越陷越深,这样才是最糟糕的事情。







Ming和Kit过去的时候宴会已经尽享到中途,如果不是Ming抱着Kit走进来的话,应该也不会吸引这么多目光。



Kit将头埋在Ming胸前,尽量不让自己将脸露出来,在场人的抽气声和小声的议论纷纷跑进Kit耳里,尽管一开始Kit再三拒绝挣扎着不让Ming这么做,但Ming的强硬让kit再一次服了软。



Ming将Kit放在两侧边上的一排座椅上,Kit将头迅速埋了下来,就算全场的目光一直在往这边徘徊,Ming就斜靠在他肩上,一手紧紧勾着他的腰,Kit已经习惯了也不做反抗。



直到场上一道热烈的视线,让Kit浑身不适,他这才抬头望了过去,联盟的俘虏跟在那位中将身后,眼神有些不太友好地望向Ming。



Ming不甚在意,但Kit已经想要起身过去,却被Ming一把拽了下来,omega 的反抗简直就是以卵击石,Beam的脸色已经发白,他的视线从Ming身上移到Kit身上。




不敢置信的样子让Kit有些百口莫辩的心态。




但Kit终于瞥见Beam西装袖口中掩藏之下露出的手铐,另一头连接在那位中将大人手上,可Beam的反应还是呆滞着,Kit甚至在他眼里看到一丝绝望。



是用了什么极刑吗?





Kit转头望向他身侧依旧笑脸盈盈的Ming,Ming依旧是那副慵懒的模样,然后伸手将手里的酒杯放在隔桌上,凑到Kit的耳边。



Kit皱了皱眉,这一刻他才知道那股标记后的信息素味道是多么浓烈。



连Ming的话语中也有着那股味道。



“看来你还是没有意识到你的魅力有多大呢,P’Kit。”





Kit愣了愣,转头发现Beam和那位中将大人已经没了踪影。



而Ming一副宣示主权的样子揽着Kit。





【TBC】






好吧上班偷偷开车 浑水摸鱼 写得我自己心里闷闷的 然后想了想我之后的剧情 心情极差啊啊啊啊
我晚点可能再更一章别的坑

请去催其他两条线的大佬更文

Pha x Yo篇 《诸神黄昏之非怨》 手动艾特水绿 @水绿 

Forth x Beam篇 《诸神黄昏之宿敌》 手动艾特酒酒 @喝酒么 


评论(17)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