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云啊啊啊啊啊

一条废咸鱼

【MingKit】《鲛人传说》【2】


#鲛人 AU 私设 第一人称慎入 主受





我赤着脚在沙滩上奔跑,汗水滴落下来,在眼里在嘴里,一股苦涩的味道蔓延开来,海啸在我身后铺天盖地一般地朝我拍下来的时候,我听到了歌声,幽然地从海幕的那一头传了过来。


宛如咒语一般,将我的身体都定住了,我瞪大眼睛浑身不能动弹,而海啸……不,或许说是时间都定住了。


歌声愈发缥缈不定,似乎从四周时而近时而又拉得很远,然后他停住了,我终于大喘了一口气,海啸将一切抹尽,我眼前一黑,陷入周遭死一般的寂静。



护士小姐笑了,轻轻拍了拍我紧抓着轮椅把手轻轻颤抖的手,似乎是想让我不要那么紧张,我喘了一口气,她见状一下把针头扎进了我左手的静脉里,血流一瞬间倒流的刺激感让我抖了一下,然后冰冷的液体慢慢注射进了我的血管里,左手一段时间里僵硬地不像自己的器官一样。



“能想起来是好事,不要紧张,Kit。”


护士小姐站起身收拾了一下药物品,然后她站了一会似乎在犹豫什么,蹲在了我的身侧,我没办法转过头看向她,眼前的情景已经开始模糊不清,药效已经开始起作用了,镇定安神的作用。




“Ki……你……从海啸里……活下来……好事……”


我掐着自己腰侧的肉,疼痛感能逼迫自己打起精神来,身体慢慢朝护士小姐那边蹭过去,我只能看见她的嘴不断张张合合,说了什么,也是模模糊糊只能听清楚几个字眼。



如同梦境里的一样,我再次陷入黑暗的领地,可这次没有歌声,我奔跑在沙滩上,身后没有海啸,什么都没有,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在不停地向前跑着,跑到精疲力尽,然后整个身体向后倒在了沙滩上。


风声安静了,潮汐细碎的爬进我耳边,日出的光芒从海面折射洒向我,我看见有人朝我走了过来,他坐在我的身边,靠近在我额前轻轻落下了一吻,带着日出的气息。


他的五官是模糊的,可他的身影却让我觉得万分熟悉,熟悉到我伸手搂住他的腰,将头靠在他的腿上,他笑了笑。



然后梦醒了。



我并不想知道那件事情的答案,也不想想起之前忘掉的种种,对此我总是有种怠慢感,可真相总是逼着我不得不想起来。



疗养院四楼最右边靠近角落的那个房间是公阅室,提供喜欢阅读和看报纸的病人休闲时去翻阅,本国地区平稳很少发生海啸,既然是海啸事件,肯定会上报纸登记,按理来说,护士小姐说我是昏睡了整整两年,那么事件发生时间应该在2015年的六、七月份。


我的病房在五楼的另一头,去往公阅室要穿过一条走廊,然后下楼梯就到了目的地,听上去很简单但实际上有些操作难度,不能让护士小姐发现,直觉告诉我,虽然她们想让我想起来,但隐隐并不是单纯的只有这一个意思。


距离注射药物已经过去了十二个小时,药效已经散的差不多了,我这才用手肘撑着轮椅慢慢一点一点站了起来,尽管还有些不太适应,但基本的走路已经恢复的很好了。


轮椅的声音会让护士小姐发现异常,我掐准了时间在护士小姐去卫生间的时候,以最好速度穿过了五楼中间的护士站,幸好疗养院并不像普通的医院一样那么安静,正好替我遮掩了行动不便的短处。


就像是参与谍战片一样,一路很顺利的就到达了四楼的公阅室,公阅室里有一个正在打着盹的图书管理员,是个老大爷,他戴着眼镜目不斜视地看着手里的书。


我放轻了脚步走了进去,书架上只有今年的月刊报纸,我转了好几圈也没有发现有去年或者是前年的东西,忽然我有些疑惑地望向差点被绊倒的地方,有些好奇地蹲下身体看了一眼书架底部,愣了几秒才意识到这是我在找的东西。


我随手翻了翻,碰巧的是这叠报纸正好到2015年一月,很快我把六、七月份的那刊找了出来,很是随意地坐在了地上,冰冷的地板与腿部触碰的刺激感已经影响不了我了,我将视线完完全全放在手里的一叠报纸上面。


一页一页的仔仔细细地看了过去,不肯错过一点或许会遗漏的版面,越是着急着往后翻我的心渐渐沉到底部,不可能没有啊。


怎么会没有呢。



我伸手敲了敲头,忽然一个激灵爬了起来,也对,既然都有人会在我的日记本上面做手脚,那么报纸这个东西也无可厚非。


我压低身子尽量能够到刚好爬出去的高度,门口的图书管理员似乎是趴下来睡觉,就在我快要经过门口那个柜台那边的时候,忽然像是发现什么我脑子一转,伸手轻轻地将他放在桌上的手机拿了下来。


尽管这两年把该忘的都忘的差不多了,但老大爷用的手机也不算怎么新,好歹还能上网,我想了想搜了一下近两年的海啸,很快一堆杂七杂八的广告啊什么的跳了出来。


我一页一页地往后翻,终于看到大概是符合我的一条新闻,点开的时候稍稍等了等网速加载,我闭上眼睛,心跳有些加速,两种声音在心里争斗着,看还是不看,知道还是不知道。


我先是看清了加粗加大的标题,明晃晃的一行“高中毕业生和男朋友惨遇海啸,疑似发现鲛人?”,我愣了愣,手指往下划了一下,新闻还贴着一张照片,尽管两个人的脸打着马赛克,我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某高中毕业生与男友旅游在海边惨遇海啸,救援无效,目前一人死亡一人重伤昏迷不醒,有目击者声明在海啸之后,有亲眼看见上半身为人型下半身形似鱼尾的奇行异种,疑似鲛人,俗称美人鱼……”




新闻真是越写越离谱,我轻轻移了下位置,动了动有些僵硬的小腿,轻轻蹲了起来,手机已经被我放回了原处,感受到身体微微泛起细细的汗,眼前的景象变得模模糊糊,我又掐了自己一把,希望能打起精神。





回到病房之后我赶紧把那本日记本翻了出来,翻到那几张被撕掉的那面,日记记到这边,原来那个被涂黑的名字不是朋友,而是男友?



“Kit?”


我打了个寒颤,立马把日记本合上放回了原来的位置,Ming手里拿着一篮水果顺手放在了另一边的床头,然后他朝我走过来的时候,我反射性地往后缩了几下。


他呆在了原地,我抬头看向他的脸,是熟悉的,尽管新闻上面打了马赛克,可是我还是看出了站在我旁边,那个所谓的男友是谁,而刚刚日记本上面被涂黑的名字,新闻上说是我的男友已经死亡的,或许是……



“Ming……”



Ming想朝我这边走过来,我立马站了起来往墙角缩了几步,他终于不动了,低下来的头让我看不清他此刻的情绪,他很是识趣地也往后退了两步。


“你是谁?”我听见自己问道。


“我是Ming,Ming Kwan,这一点都不好玩,Kit。”他终于肯抬头看着我,我盯着他的眼眸看,直至现在我才发现为什么我一直觉得他长得好看,他有一双异常深邃的眸子,比常人要浅的眸色让他有一些异域的感觉,但长时间盯着竟然有些晕眩感。



“Kit,乖,听话,过来。”Ming试探性地朝前迈出一步。



我也不准备再瞒着他了,我情愿他将所有事情的真相全部告诉我,就算难以接受,也总比他这样一直瞒着我来得舒服。



“两年前的海啸,Ming,不,你到底是谁。”


我觉得我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他不是Ming,至少我的感觉对我来说,他绝对不是我日记里面记得那个人,也不是照片上的那个人,可他们的长相应该是一模一样的,至少我的男友已经在那场海啸遇难了。


许久之后,他终于移开了他的视线,我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啪嗒——”


一粒一粒珍珠相继落地然后滚动散开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内很是清晰。



我诧异地看向他,他哭了,但那并不是眼泪,而是珍珠。


我终于想起来,半梦半现实中,在海啸面前撒开我的手的,又在我躺倒在沙滩上的时候,向我走来的,那一瞬间,之前记忆里模模糊糊的东西,乃至整个世界都清晰光明了。



“你是Kit,Kit Kat,是我救了你。”


“Kit,你能够从海啸里活下来是件好事。”


……





“Kit,过来。”


他说道。





【TBC】





好吧 这篇文是一时的脑洞就开了 然后本来准备多写一点 但是坑太多了 于是我想想应该可以压缩到三四章结束 

但是想问一下你们意见 后续的话  三四章结束的话估计是be 如果继续写下去的话估计就是鲛人ming和kit的日常

讲真第一次写第一人称好不适应噗

比心心给你们ww


评论(2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