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云啊啊啊啊啊

一条废咸鱼

【逐月之月】Restart【5】(ABO,主哥嫂,副椰奶)

妈耶!!!!!
给远山打call
她太勤劳了【捂脸】
下一章我想想emmm后天再说吧

远山声渡:

来自每章一唠叨的狗血设定


*情敌变情人


*先婚后爱


*ABO世界观的弯掰直


*以及可能未来还会有的?带球跑??




——————————————————————————


Beam把自己埋在盛满热水的浴缸里,水汽弥漫充满了整个浴室一度让Beam呼吸不畅。


他闭着眼回想起刚才在Forth家里与他的那段对话。


“也不能完全算作条件,毕竟你父亲也是军部的老上司了,他的案件我们军部有权配合调查。”


“而且这份协议一举两得不是吗?”


“我可以从此摆脱被催婚的现状,而你...”


“这一纸婚约不正是你最好的保护伞么?”


这些天以来绵延不断的事情向Beam砸过来,砸得他七荤八素,脑子里的弦一直处于极度紧绷的状态。


他从浴缸里走了出来,回到卧室里拿出了那份“结婚协议书”


“自二人婚姻关系成立起,彼此互不干涉各自的生活。”


“必要的时候,Forth可对Beam给予一定的帮助。”


Beam一双眼都胶着在这一句话上,可以看得出,在这份协议里他不仅没有任何损失,甚至还会得到一定的好处。


Beam把协议放回抽屉,自嘲地想


自己什么时候也把婚姻和利益捆绑在一起了。


在他下定决心签字之前,他都不会再拿出这份协议了。


也许这份协议会烂在抽屉里,但也许...明天他就会签好字。


门铃作响,门外的人似乎没有多少耐心,一直用门铃声骚扰着Beam的耳膜。


Beam开门后发现还是上次来他家请他配合调查的那几位军部警察。


“我们奉令对这间房子进行搜查,请您配合。”


“奉令?奉谁的令?”


那人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张搜查令


“我们只是秉公办理,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


Beam无话可说,闪了身让那几个人进来。


军部警察进了房门后借口搜查把Beam家里各处翻得乱糟糟的,比起警察,Beam觉得他们更像强盗。


只不过不拿他家东西而已。


Beam等着这几人翻够了,从沙发上站起身“请”这些强盗出去。


那几人站在门口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又对Beam补上了一句:“哦对了,最近这一个月我们可能还会再来对这间房子进行不定时的搜查,还望您能配合,家中留人。”


Beam忍无可忍,他咬着牙从嘴里吐出那么几个字


“我要上班,家里没人。”


“哦,那没关系,我们会挑您下班的时间来。”


说罢从Beam家离开了。


Beam不想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但似乎又无计可施,他又想到了刚才的那张协议


“必要的时候,Forth可对Beam给予一定的帮助。”


但是真的让他去打电话给Forth吗?


如果Forth出马,作为这个案件的主负责人,这个问题一定能迎刃而解。


Beam在心里认真地问了自己这个问题,然后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不管怎么说,让他主动向谁求助,是要比忍受军部警察的骚扰还要困难的。


 


远在夏威夷的Kit得知此事后执意要回国,他和Ming的蜜月旅行只兑现了一周。


Beam请了一天的假去机场接这对新婚夫夫。


他大老远就看到Ming手里推着两个26的大箱子,而Kit坐在行李箱上被Ming推着走出机场。


Beam向他们招招手。


Kit就从行李箱上跳了下来跑向Beam(我没有在黑他腿短,真的。)


或许是夏威夷的空气真的好,也或许是爱情滋润了Kit,Beam觉得他面色红润了不少。他在Kit的腰上掐了一把。


“靠靠靠,别掐我痒痒肉。”


嗯,挺好的没瘦。


“走吧,先送你们回家。”


Kit和Ming上了车后座,Beam透过后视镜想到他原来坐自己的车的时候明明都会坐副驾的。


不过现在,这种小事已经在Beam的心里激不起波澜了。


悬浮车在马路上平稳地行驶着,Beam透过后视镜看向二人,开口道


“我请你们俩吃个饭吧,作为蜜月补偿。”


Kit来者不拒,当下就应了。


“行啊。”


Kit从后座探出了个头,凑到Beam耳朵边上说道:“那把Forth也叫上吧。”


Beam刚想反驳说还是别了,Kit就替他做了决定给Forth通了电话让他一起去吃饭。


算了算了,就一顿饭,也不至于尴尬致死。


Beam把Ming和Kit送回家的当天就直接跟他们定了吃饭的时间,他们定在星期五的晚餐时间。


星期五Beam刚下班,正打算去茶水间打个热水,然后出发去聚餐,就在门口听到有人议论他。


“就Beam啊?他以为他自己是谁呢?以前碍着他父亲的身份不跟他一般计较,不然他以为他一个Omega能拿我一个Alpha怎么样?”


“Omega趾高气昂,多半是欠日了。”


茶水间里口出狂言的Alpha就是Beam平时在他们单位最瞧不起的一个,这人因为战斗力太弱,武力值又低下,被军部赶到了宣传部。


Alpha的耻辱。


Beam嗤之以鼻。


“喂,你别说了吧。”茶水间里的另一个Beta不想事态扩大,上前劝解。


“我还偏要说了!不仅要说而且要大声说!全帝国有谁不知道他爸是贪腐获刑的?他居然还有脸在这儿待下去?我要是他,我早就跳楼了。”


Beam听到这再也听不下去了,他靠在茶水间的门框上,带着怒气地冲着那人喊了一声


“喂!”


茶水间里的Beta见状不妙,逃之夭夭。


不管怎么骂自己都无所谓,但是爹地和爸爸是绝对不能触碰的禁忌。


触碰到就要挨揍。


他举起了拳头,趁其不备给了那人一记左勾拳。


那人吃了痛,又咂了咂嘴发现自己的牙好像被打掉了半颗。顿时气性也上来了,从小到大哪有人这么对他的。一下子也发了狠,顺势就抓住了Beam从侧面踢过来的腿。那人再怎么说也是在军部待过的人,力气上不可小觑,Beam挣脱不开,也进攻不了,一时间处于不利的境地。他被那人抓着左腿直到被推到茶水间的墙角,墙角的瓷砖撞得他后背生疼。


而此时相较于受制于人来说更加糟糕的是,他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妈的,总不会发情期这个时候好死不死的来吧。


“你向我道歉,我就松开你。”那人得意地说道


Beam的眼白都被逼红了,看起来是屈辱和不甘留下的副作用。


“呸,你这个Alpha中的残次品,谁要向你道歉?”


那人被击中了弱点,抓着Beam腿的手劲加大,另一只手握紧了拳头正想对着Beam的脸击去。正在此时,他感受到了自己的手腕被一只力气更大的手抓住了。


“滚蛋。”Forth说完这句话手上发力,将那人已经凑到Beam眼前的拳头生生地推到了一边去。


那人被推得重心不稳,连着Beam也被带了一个趔趄。


那人看清楚了Forth的脸,认出了这是自己在军部时的老上司,立刻马不停蹄地的滚蛋了。


Kit和Ming也在随后赶到了茶水间,他们只见Beam单腿站着,Forth想上去扶他,却被他拒绝了。


Kit赶忙上前扶他。


谁知Beam比刚才拒绝Forth的时候反应更加激烈,还没等Kit碰上他就一把被推开了。Ming很紧张地往前了一步,扶住了Kit。


Beam不发一言地瘸着腿离开了茶水间。


当天晚上的聚餐没能成行,大家最后都各回各家了。


只有Forth开着车在Beam家楼下的花园转了一圈又一圈。


 


Beam一边拿着药酒在自己的脚腕上揉搓,一边在心里问候那个对他施暴的人的祖宗十八代。


妈的,畜生。


上好药的Beam坐在床边望向窗外。


这个时间应该是一家人凑在一块吃晚餐的时刻,然而他...


算了,不说也罢。


Beam望着窗外发呆,在他卧室的这个位置刚好能看到他家楼下的那个花园的大花坛,Beam无聊得数着楼下那个绕着花园转圈的悬浮车转的圈数,数着数着觉得这辆车有点面熟,再定睛一看...


妈呀,那不是Forth的车吗?


为了证实自己的视力还是1.5,Beam给Forth打了个电话,果不其然,在Forth接起电话的那一刻,楼下那个像无头苍蝇一样的悬浮车也停了下来。


“你在哪儿呢?”


Forth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再次确认给他打电话的的确是Beam


“当然是在家。”


Forth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手指正有节奏地敲着方向盘,眼睛向Beam家望去。


“在我家?”


Forth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己被拆穿了,他只好承认


“对,在你家楼下的花园里。”


那头足足沉默了二十秒,就在Forth差点要挂电话的时候,那边传来声音


“那要不要...上来坐坐?”


Forth在车里自嘲地想,他俩都认识快十年了,没想到到这还是第一次去Beam家做客。


他开着车转了个弯,就到了Beam的家楼下。


Beam已经帮他开好门了。


这间房子给Forth的第一感觉就是“温馨”,完全不同于自己家的禁欲黑白风格,Beam家的装修风格是田园小清新式的。


电视两边插了两束小雏菊映衬整个客厅的暖色基调,电视上方挂着一幅全家福,那里面的Beam笑得如此好看,是Forth从未见过的风景。


看得出来,这个家里所有人都在的时候想必一定很温暖。


Forth跟着Beam来到了他的卧室,让Forth意外的是,Beam的床头柜上的那张全家福里还多了一个成员。


那是一只小猫,照片里年幼的Beam抱着它,猫咪舒服地眯上了眼睛。


猫咪的出现在Forth心里激起了不小的浪花。他有个不符合他外表的爱好——养猫,但是他爸爸猫毛过敏,他也就一直没有机会养。这么多年来,只要有猫的地方,他都会多关注两眼。


他拿起了Beam床头的照片。


“你还养猫啊?”


“啊?”


Beam一看他拿起的那张全家福,多日阴霾的表情终于添了点颜色。


“是啊,它叫banana,是我儿砸。”


Banana,香蕉?


Forth在心底里对于Beam取的这个名无法赞同。


因为那明明是一只橘猫。


橘猫哪里有像香蕉一样瘦的呢?


“但是它走了,它回喵星球去了。”说到这,Beam又有点伤心了


Forth放下照片,想找个话题把这个话题叉过去。


“对不起啊。”


“那个,你还没吃饭呢吧。”


二人同时问出了这句话。


看来是都没吃饭了。


“emmmm,我家楼下有一家小餐厅,很好吃的,要不,今天我就先请你吃这个好了。”


Forth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不过,你的脚还好吗?”


Beam看向自己脚腕处消得差不多的青紫,说道


“这都不算个事儿,走吧。”




——————————————TBC


 @阿云啊啊啊啊啊 第六章指路阿云云~~


阿云除了这个以外还有很多别的好看的文哦,喜欢的小天使可以关注她!

评论(7)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