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云啊啊啊啊啊

一条废咸鱼

【逐月之月】Restart(椰奶番外篇之鲜花巧克力,ABO)

妈呀!!!!!!!这也太甜了吧


比起远山 我觉得我太懒了噗


对不起了 最近工作比较累 还沉迷剪视频


我。。我我我尽快去更下一章 比心心

远山声渡:

此篇为椰奶的番外篇,主讲Ming如何一步步把Kit套路到手的

这篇哥嫂没有多少戏份,所以就不加tag啦~

maybe是有意识流车??


———————————————————————————

Ming从第一次见到Kit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很有趣。

那天是学校的运动会,运动会结束的时候已经过了食堂营业的时间。和Ming同在检录处工作也是刚忙完手里的活儿的Forth提出要请Ming去吃饭。

Ming一个学弟,实在不好意思让学长请客吃饭,而一到了月末,自己手头又实在紧张,于是他回绝了Forth。

“不好意思?”

“没关系,反正我也是请我一个朋友吃饭,带上你又不会吃穷我。”

Forth笑了笑,眼神望向通向学校Omega宿舍的那条小路。

Ming知道他的学长有喜欢的人,而且据同学说是个很激萌的Omega。甚至关于这个Omega他还听说过Forth学长和另一个叫Beam的学长约架的故事。

他觉得这个Omega很神。

然后他就眼见着那个Omega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跑过来,他路过的小路两侧种着的格桑花都因为他带起的微风而堪堪点头。

一直到他走近Ming才看清,那个Omega还是刚洗完头发来的。他从花丛中带来了一阵花香混着自身信息素的巧克力味儿直冲入Ming的鼻腔,浸入大脑。

Ming一下子就联想起了这种味道,那是昨天他刚吃下去的一块鲜花巧克力的味道。

Ming记忆犹新。

“我洗了个头,没来晚吧?”

那人揉了揉他还带着点点水汽的头发,然后按亮了手机屏幕,自言自语道:“没迟到!”

Forth揉上了那人还没干透的头发,装作抱怨的口气道:“怎么不吹干头发再出来?这样会头疼的。”

那人却从Forth的手掌心下逃了出来,也装作抱怨的口气道:“你这样摸我头,我是长不到一米八的!”

Ming终于忍不住嘴角的笑意,低头笑弯了唇。

“我介绍一下,这是Kit。”

那人笑起来有酒窝,Ming想

然后他主动伸出了手

“我是Ming,Forth学长的学弟。”

 

确认喜欢一个人不需要很久,就像Ming,他从认识Kit到确认喜欢Kit只用了一顿饭的时间。

席间的Kit很喜欢那道咖喱炒饭,每次转桌转到他的时候都要多舀一点。这点Ming看到了,Forth当然也看到了,他特意把咖喱炒饭停在Kit的面前,可Kit却又咬着勺子不肯多舀了。

Ming故意把桌子转开,没出意外地发现Kit的眼睛果然随着那道炒饭也转走了。

他心里觉得这个人好玩,明明很喜欢吃却碍于面子不肯多吃,明明在自己转走桌子的时候心有不甘,却又碍于面子没跟他当面发火。

Ming突然就很想看Kit真的跟他发火的模样。

 

那天吃完饭以后Ming主动留下了Kit的电话,美其名曰“以后可能还有需要学长帮助的地方。”他笑得人畜无害,仿佛刚才在饭桌上故意恶作剧把咖喱饭转开的人不是他一样。

Kit有那么三秒的犹豫,但还是把号码留给他了。

Ming在当天回到寝室后就给Kit通了个电话,但让他惊讶的是,接起电话的并不是Kit,而是一个女生。

Ming再次确认了自己没打错电话,才开口问道:“这是Kit的电话吗?”

对面的女生也有点诧异,她是Kit的同学,当下能想到的也只是这人打错了电话。

“你找Kit吗?”

“我是他同学,你要找他的话我可以给你他的号码。”

Ming当下将前因后果都在脑子里转了一圈,最后留了个心眼。

“好啊,但是,你能不能把明天你们上课的教室顺便告诉我一下啊?我明天要去给Kit送礼物,想给他一个惊喜。”

那女生没有任何怀疑地把教室地点和电话都一股脑地告诉了Ming。

而此刻躺在寝室床上的Kit,连着打了三个喷嚏。

身为Ming直系学长Forth的朋友,Kit还是知道这位学弟的大名的。

就比如说,他从来没谈过一场超过三个月的恋爱、前任有15名之多等等。但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听说这个人从不和Omega谈恋爱。Kit以为Ming这是歧视的表现,打心眼里不想和他做朋友,但碍于当时Forth也在旁边,他不好意思回绝Ming,于是就给了个假电话。

 

而后Ming回想起他和Kit的这段姻缘,有几次都想去亲自登门道谢那个做好事不留名的女生。

但是Kit以不让Ming进主卧为要挟,禁止他去感谢人家。

太丢人了啊。

如果让同学知道了自己故意给假电话就是不让这个人来骚扰自己,可是最后自己不仅成功被骚扰,而且还和这人结了婚...

Kit不敢想象,他以后还在同学圈里咋混。

“好好,那就不去找她。”

“反正我的Kit已经追到手咯。”

Kit拍开他突然放大在自己眼前的脸,心想,那不应该是追,而是套路才对吧。

 

但要说Ming最开始其实并没想着要追Kit,他找Kit要电话、去Kit教室门口堵他,都只是想跟他做朋友而已。

而做朋友的初衷,也只是觉得他有趣而已。他不觉得自己纵横情场许多年会在一个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之处的Omega身上折了腰。

但事实证明,他不仅折了腰,而且一折就是一辈子。

因为Ming在和Kit做朋友的时候慢慢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鲜花巧克力”了。

他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正在和朋友泡吧,朋友点了几个有脸蛋有身材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也不赖。可那天Ming就像吃错药了一样,闻着那味道就想吐。

他想吃巧克力,极度想吃,想吃得要发狂。

所以他向着其中的一个Omega问:“你有没有巧克力?”

那Omega像见了鬼一样。

Ming的朋友也一脸“你怕不是吃错药了吧”的表情。

在那之后Ming才知道自己问了一个多么荒唐的问题,他向那个Omega道了歉,然后连夜开车到Kit宿舍楼下。

他要去找巧克力吃。

几乎是箭步的速度冲上去,他却在门口嗅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味道。

他抬手敲了敲门。

过了好一会儿门里的人才用着沙哑的声音问道:“谁啊?”

“我,Ming Kwan。”

Kit打开了门,他裹着毛毯,眼眶红红的,脸颊上还染着一丝不正常的红晕。

而最重要的是,整个屋子里都充斥着鲜花巧克力的味道,并不是来自别的什么,正是来自眼前这人所散发出的信息素的味道。

Ming深吸了一口气,迈过门槛走进了Kit的宿舍。

Kit披着毯子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其实他又何尝不知,深夜一个正处在发情期的Omega给一个Alpha开门有多危险。

但他犹豫之下,还是开了。

Ming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很清醒了,来自人类的动物性本能甚至超越了理智的影响力,直逼神经中枢。Kit还在往后退,直到退无可退,直直地坐到椅子上。

空气中突然间除了巧克力的味道以外多出了一股薄荷香气,和甜腻的巧克力味道混在一起多了一丝清新。

但也就是这清爽的味道突然提醒了Ming。

不行,至少现在还不行。

所以他弯下腰在Kit的眉心处落下了一个吻。

“晚安。”

然后转身离去。

离开后的Ming也没再回酒吧,而是回到了宿舍开始蒙头大睡,一直睡到了第三天上午。

直到第四天Ming去学校的时候才知道,Kit和他一样,也是两天没上课。

Ming的基友们始终对于大前天Ming的表现惊诧不已,原本早就想问他那天到底怎么回事儿的朋友们却在第二天的课堂上没等到Ming,一直到今天才逮到机会问个清楚。

“你丫吃错药了?”

“巧克力是谁啊?”Ming的朋友挑眉坏笑道

这时,Ming的另一个基友突然坐到了Ming面前的桌子上

“你该不会改邪归正春心萌动了吧。”

一群人听了这话立马凑上来

“诶,这次是哪个Beta啊?”

Ming的脑海里又映起了昨晚那人红红的脸颊和在椅子上抬头看他时的样子。

还有他身上的鲜花巧克力味道。

“不是Beta。”

“是个Omega。”

这下大家更是懵逼了。

没谁不知道,Ming是从来不和Omega谈恋爱的。只是因为他曾经一度觉得和Omega恋爱很麻烦,一旦涉及到标记的问题,事情就会变得无比复杂,以至于自己到时无法即使脱身。

所以还不如找个和他一样只想求得片刻欢愉的Beta。

“都那么诧异干什么,我要追一个Omega,这事儿很难以接受吗?”

众人在心里暗道,岂止是难以接受,简直不可置信。

可接下来Ming说的话,更是让一干人等直接傻了眼。

“不仅要追他,而且要娶他。”

 

可很快Ming就发现,Kit在躲着他。

他特意翘了一节课去医学院和Kit一起上病理课,可在他刚坐到Kit身边的时候,Kit却串到了后面去。Ming又跟着他换到了后一排,直到大家都退无可退,坐到了最后一排。

直到下课Ming终于逮到机会,追着Kit跑出去

“学长为什么要躲着我啊。”

委屈巴巴。

Kit没理他,收拾了书本跑出了教室。

Ming拿着Kit慌忙中落下的笔记本,心想,这下自己又有理由来找他了。

他和Kit在中午约在医学院食堂见面,正值午饭时,Ming一进食堂就看到了坐在靠窗边的Kit以及...他身边的另一个人。

他只觉得自己胸中妒火熊熊燃烧,双眼中都透露着路人可见的醋意。

到底是哪个Alpha能有幸和他的Kit坐在一块儿吃午饭?

Ming很想见识一下。

他换上了一贯的嬉皮笑脸的表情凑到Kit的身边。

“Kit我来还你笔记啦。”

Kit在他头上拍了一下

“敬语让你吃啦?!”

“快来问好,这是Beam学长。”

Ming当下放下了一半的心,Beam嘛,就是那个有着一颗想做Alpha的心的Omega嘛。还跟他们Forth学长约架来着。

“萨瓦迪卡,P'Beam。”

“你好啊,Ming。”

Beam向他点头回礼,然后把饭盒里排骨夹给了Kit。

 

在Ming看来,Forth和Beam之所以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存在,除了他们彼此之间的战争已经熬干了他们大部分的心血以外,还有就是缺少了对Kit强烈的占有欲以及对自己先前的表现太过放心了。

放心到差点忽视了他的性别。

不过那时候Ming已经懒得去想太多了,因为他已经把Kit追到手了。

而当他在和Forth、Beam还有Kit的聚餐上说出这件事的时候,其余两人的脸色不可谓不好看。

可又有什么用呢?

他心里很自信,Kit是喜欢他的。

而且他不仅仅要和Kit恋爱,还要和他结婚过一辈子。

这句话不仅是他婚礼上的誓言,也是他将用一生来证明的承诺。

他们在Kit那年的最后一次发情期到来之时在Kit的宿舍完成了他们彼此的成人礼,宿舍里一贯飘浮在空中的鲜花巧克力的味道,在Ming到来以后不再显得单调。像是宿舍里突然摆上了一盆薄荷,多了一丝清新又耐人寻味的味道。

不过这味道很好闻就对了。

就像现在,夏威夷海边酒店里的气味一样。

Ming捏了捏身旁熟睡着的Kit的手,然后俯下身轻轻地亲吻了下他的耳垂。

往事历历在目,岁月变迁,但所幸的是你还在我身边。

“走啦,我的巧克力,我们去吃饭啦。”


———————————————END

 @阿云啊啊啊啊啊 本来说好写的蜜月篇,因为我不会开车而换成了大学篇【捂脸】


评论(1)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