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云啊啊啊啊啊

一条废咸鱼

【Ming×Kit】Restart(番外篇之洞房花烛,ABO)

为远山打call!!!
明天更这篇【啾啾啾】

远山声渡:

*ABO背景肉肉肉!慎入!我车技不好随时可能翻车!


我拿起了我的车钥匙,走到地下室启动了我多年不开的二手小破车……
梦想能不能就此达成就看今晚一战了
如果翻车请访问微博。
————————————————————————

终于结束了。
Ming心想。
刚结束了一天冗长的仪式,两人都已是精疲力竭。但,对于Ming来说,此刻才是今天的重头戏。
他跟着刚一进门就钻进卧室去趴到床上的Kit,俯下身凑到他耳边说:“先去洗个澡嗯~”
温热的气息吹在Kit的耳廓上,惹得Ming的怀里人直缩了缩脖子。
“别闹,痒~”
Kit被耳廓传来的酥麻感刺激地想逃离这片方寸之地,他努力地在床上蹭过来蹭过去,想从Ming的怀抱中脱离来。
“你还想逃到哪儿去?”
Ming突然收紧了怀抱,疯狂的占有欲都写在脸上。
“看来Kit并不像一个人去洗澡呢。”
“那我和Kit一起去洗好了~”
他脸上挂着和煦的微笑,但在Kit看来,这个微笑却是那么危险。
“啊喂!我没有要说和你一起洗澡啊!”
Kit突然被Ming腾空抱起,失去重心的他眼疾手快地抓住Ming的西装,将熨帖的西装抓住了一个花包。
Ming完全忽视掉Kit的抗议,径直将他抱到了浴室。
Kit扑棱着他的两条小短腿,在做最后无声的抗议。但显然这种抗议是无效的,因为Ming已经三步并两步地把他放进了浴缸里。
他三两下脱掉了自己身上碍事儿的西装,缺少了这件外套的遮掩,狭窄的浴室中顿然充斥着清新的薄荷香。
Kit捂上了脸。
Ming却跨进浴缸里将他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腰上。
“剩下的部分,Kit帮我脱好不好~”
Kit觉得自己脸上一定已经红透了,手放在Ming的腰带上几次尝试都解不下来。直到Ming搭在他的手上和他一起才完成了这个动作。
Ming俯下身将头埋在Kit的颈肩处贪婪地嗅着他独特的信息素的香味。
对于一个已经被标记过的Omega来说,完全不用等待发情期的到来,只是自己的Alpha在这里,就足以让他情动了。
他疯狂地想得到满足,想要一个解脱但又羞于启齿。只能红着眼眶委屈巴巴地看向Ming。
而刚刚那个把Kit撩到情动的Ming此刻却不怎么着急了。
“我们先洗澡。”
说罢帮Kit脱掉了衣服打开了水龙头,真的认真地帮Kit洗起澡来。
Kit心里却是十分恼火,这个给他洗澡的人,大概就是全世界最最最没有良心的Alpha了!他耐受不住身体的燥热,却又犯别扭不想求他,在浴缸里把身子背对着Ming。
Ming知道他的小猫生气了,俯下身在他的后颈落下了一个抚慰的吻。
“乖啦,一会儿上床再给你。”
Kit听了这话立马变身成一个被踩了尾巴的炸毛猫。
“谁谁谁谁???要了!!!”
Ming委屈巴巴地看着Kit说:“嗷~我亲爱的为什么现在这么害羞呢,明明我们第一次的时候你都没有这么害羞啊。”
Kit的脸羞得红彤彤的,却还要嘴硬说自己没有。Ming看在眼里,笑在心里。内心暗道:“一会儿就吃掉你。”
几乎是以战斗的速度洗完了这个澡,Ming匆匆将怀中人抱到床上,给Kit裹好被子后认真地给他吹起了头发。
Kit真的是一脸懵逼。
刚才挑逗自己的人也是他,现在沉得住气的人也是他。
在搞什么……
“头发吹干才可以躺下哦,不然会头痛。”
Kit于是靠在他怀里,享受着来自身后人的贴身服务。
可渐渐的,Kit便发觉这“贴身服务”有些变了味道。
他抓住Ming乱动的手。
“说好的吹头发呢?”
Ming放下吹风机,仗着Kit在他怀里重心不稳,将他扑倒在了床上。
“吹干了呀。”
“现在轮到Kit帮我吹头发了。”
Kit在未察觉中,房间里的薄荷香气已经非常浓烈了。他索性环抱住Ming的脖子,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说好了,只一次,不然明早该起不来了。”
Ming不置可否,他吻上了Kit的嘴唇。只知道此时此刻自己身下的人由身到心是真的已经属于了自己。
什么一次两次,他今晚绝不会轻易放过这个人。
此时是深夜十一点,窗外的人家多数已经关了房灯准备休息,而Kit和Ming的这间婚房的卧室里还点着一盏暖黄色的床头灯。
Kit并不在发情期中,但他此刻仍觉得浑身燥热难耐。
究其原因……Kit看向正在他身上吮咬的人,大概就是这人乱放信息素,直接导致了他的情动。
他突然想到他们的第一次,那个时候他完全没有经验,而Ming却已经是个老司机。Kit那时还为了这事和他生了好一阵子的气,直到Ming对天发誓向他表忠心今生唯爱他一人从此再也不撩汉以后他才勉强原谅了他。
不过…Kit回想起来,他承认Ming的技术确实不错。
只不过,这话绝不能说出来让Ming知道。
Kit感受到来自耳朵的温热和酥痒,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在想什么呐Kit,一点都不专心呢。”
“没什么。”他伸手抱住Ming的脖子
“快点来,我们明天还得早起呢。”
他扬起头啵地一声亲在Ming的嘴上。
Ming这下再也没客气,只是他再想要,也要先做好准备工作。
他的手伸到Kit的身体里,成功的引起了身下人的一声嘤咛。
不出意料的,那里已经是一片潮湿。Omega对于Alpha身体的容纳程度令人喟叹,几乎不用怎么开拓,Ming就察觉到了身下人的不满。
可他偏偏,不要这么轻易地满足他。
Kit眼含春水,不满道:“你今晚到底在想什么?”
想什么?
这夜这么长,这机会如此难得,如此就结束了岂不是很浪费。
“我在想……Kit还从来没说过我的技术怎么样呢~”
Kit真的很绝望。
天知道他现在在忍受着什么。
“能不能快点啊~”他瘪瘪嘴故作可怜状。
以往这个时候Ming肯定就举手投降了,但是今天,他不为所动。
他捉住Kit想趁机为自己舒解的手。
“快说!”
Kit快被他折磨哭了,委屈地说到:“就…挺好的……”
“挺好的是有多好?嗯?”
Kit真的要被他搞哭了,他很难受。前面难受,后面难受,心里还委屈巴巴。
一想到这他的眼中真的氤氲上了水汽,透着床头灯看起来亮晶晶的。
也许是眼泪终于刺激到了Ming,他不再纠结于要这个答案,只想帮他再确认一下。
“想不起来没关系,今晚你总会想起来。”
Ming化身为狼,直要生吞活剥了Kit这只小猫。
他在Kit的身体进出足足三个回合,直到Kit再也受不住,含在眼角的泪落了下来。
Kit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居然在床上被生生艹哭。
他偏过头去不想让Ming看到这滴羞耻的泪,可谁知Ming早就已经看到了,他低下头吻上了Kit的眼。
Kit清楚地感受到埋在身体里的那物事儿又涨大了一圈。
Kit拿起手机,发现现在已经凌晨两点了。
“不许看手机,看我!”Ming恶意地顶了一下他,惹得Kit又发出一声嘤咛。
“两点了诶。”
“嗯。”
“我们六点还要起床。”
“嗯。”
“不睡觉会起不来的。”
Ming沉默了良久,然后在Kit脖子最显眼的地方上留下了一个小草莓。
“好,我们睡觉。”
“诶?”
Kit没想到他答应的那么痛快,又想到刚刚精神了的东西。
他不忍心让Ming现在退出去,于是小声说道:“其实也不差这一会儿了。”
Ming凑近他
“嗯?你说什么??”
Kit推开他的脑袋
“没听到就算了,睡觉吧睡觉吧。”
Ming捉住他伸过来的手。
“那Kit今晚可别想睡了哦~”

第二天在机场,因为前一晚实在太累的Kit靠在Ming的肩膀上睡懵了逼而导致他完全忘记了说过想让Beam送他上飞机这件事。

—————————————END
上承Restart【一】
下启Restart【二】
@阿云啊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101)

  1. 蜜糖的苏苏阿姨远山声渡 转载了此文字
    马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