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云啊啊啊啊啊

一条废咸鱼

【逐月之月】Restart【七】(ABO,主哥嫂,副椰奶)

给!!!!给远山打call 嗷最近作业太多 所以emmm。。。么么你们 我尽量快点填坑d(ŐдŐ๑)

远山声渡:

签协议啦~


结婚啦~


抱歉让你们等这么久(鞠躬.jpg)




————————————————————————————


Beam登时手脚都不知该怎么摆放好。他又不敢和Forth多说一句话,只得等待Forth将他放到悬浮车上。


一直等车驶过了几个巷子Forth才重新和他说话


“我怀疑是记者。”


“什...什么?”Beam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有一天也会受到如同娱乐圈明星般的待遇,被狗仔追得满巷子落荒而逃。


“你现在也是受调查阶段,政商报记者们巴不得对你被保释这件事添油加醋做文章呢。”


“以后你自己出行也要小心。”


Beam用眼角的余光看了正在用心开车的Forth一眼,心情突然变得复杂起来。他张张嘴,上牙齿咬住下唇,似是犹豫着要作出什么决定一样。


“emmm,谢谢你。”


Forth听到这声道谢后嘴角渐渐勾起了个弧度。


“喂!笑屁啊!!”


Forth嘴角的弧度更大了。


所幸Beam家很快就到了,他尽管是再愤愤然也无济于事,Beam下车了以后气呼呼地往家走,全然不顾还在后面的Forth。一直到了家楼下的大门Beam才发现,原来这人一直跟着自己过来的。


他吓了一跳。


“你跟过来干嘛?”


“跟你说晚安。”Forth说罢挥挥手就走了。


当晚回家后的Beam一边用药酒揉着受伤的腿一边回想Forth在饭店和他说的话。


他承认自己之前的确有些任性,而且过多的把感情投入到一个不可能的人身上。他想,他现在大概十分明白自己想要什么,而且十分明确自己的首要任务是什么了。


只是要不要通过Forth来达成这个目的,他还要想想。


 


第二天清晨,Beam还没睡醒就被一阵拍门声叫醒了。他揉着眼睛去开门,发现门外是好久不见的军部警察。


军部警察果然是人民的好公仆,绝不会挑公民的上班时间来搜家,一定会选择一个周末,而且是周末的清晨来亲切地问候公民的家门。


Beam本来还尚未清醒,一看到他们完全清醒了。他知道他的阻止并起不了任何作用,甚至他自己也会被安上一个“妨碍公务”的罪名。于是垂头丧气地坐在沙发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而就在军部警察们正要搜到卧室的时候,Beam家的门铃又响了起来。


Beam趿拉着拖鞋去开门,却完全没想到外面站的是Forth。


手里还提着早餐。


Forth一进门就发现了正在Beam搞破坏的军部警察们,他轻车熟路地把手里的早餐放到餐桌上,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们。


军部警察们惊呆得差点行不出军礼。


“军...军长好。”


“警卫科周末也这么忙吗?可你们科长根本没跟我申请你们的加班费啊。”Forth故作苦恼状


“怎么能让科员周末这么辛苦还不给加班费呢?”


“我回去一定严肃批评你们科长。”


警察们纷纷都从Beam家退了出去。


他们临走时Forth还特意加了一句


“这间房子即将作为我的婚房使用,日后的搜查就由我代替了,向你们科长问好。”


Beam听了这话简直比见到军部警察从他家退出去还吃惊。


“什...什什么婚房?你...你你疯了吧。”


Forth把袋子里的早餐一样一样都拿出来摆在桌子上放好,又拿了个杯子给他倒满牛奶。


“我很喜欢这间房子,不知道Beam愿不愿意送给我。”


Beam还是那句话


“你怕是疯了吧。”


不过Beam必须得承认,那是他第一次心里动了想要签那份协议的想法。


 


次日早上的Beam是被Ming的电话叫醒的,他看到来电显示心中升起十万个问号,毕竟Ming从来没主动给他打过电话。


“喂?”


“嗷,学长恭喜。”


Beam更傻了,自己这是何喜之有啊,明明是比较惨才对劲。


“我听不懂你说的话。”


“嗷,难道不是喜事吗?学长你终于要跟Forth学长公开了啊。”


那一瞬间Beam觉得自己仿佛生在异次元。


他忙挂掉Ming的电话刷了一下新闻主页。果不其然,按照新闻的德性,就差把他们俩的孩子也给写出来了。


他觉得事情很不对,不是说好的记者只是关注他被保释这件事吗?怎么跑偏到他要和Forth结婚这件事上去了。他赶快给Forth挂了个电话,可那边似乎有些吵的样子,Forth在电话里没有和他细说,只说过半小时后去接他。


Beam留在家里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他就觉得记者的出现很突然很不对,怎么那么多明星不拍偏偏来拍自己呢?他一个人脑洞开着开着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总不会是Forth安排的吧?!


但他马上就否定了这种可能。


他虽然之前几年和Forth相处的不算愉快,但是这种事他还是可以保证Forth不会做出来的。


Beam看人比较准,事情当然不是Forth搞出来的,记者也和他没关系。他也是全程被瞒在鼓里的可怜虫。因为他刚刚就在和自己的父亲大人争吵这件事情。


“不瞒您说,我真的十分不耻您这种做法。”


Forth的父亲拿着钢笔正在本子上写着些有的没的,看起来正在练字。


“您为了催婚就做出这种事儿?”


Forth的父亲合上手里的笔帽,困惑地问:“你在说什么啊?”


“那记者...不是您找去的?”


“是我找去的,但不是为了催婚。你也未免想太多了。”


Forth愣在当场,只见他父亲走到窗边拉开了遮阳的窗纱。


“你能不能往好处想想?”


 


坐在Forth悬浮车副驾上的Beam几次欲言又止,Forth察觉到了气氛的异常,也知道他想问什么,但他始终都没向Beam透露一个字。


直到车子驶进Forth家大院。


Beam不是第一次来到Forth家,但平心而论,这次的感觉和以往每一次的感觉都不同。


就有种...


要去提亲的紧张感?


Beam立刻在心里给这种感觉扔进了垃圾桶,他要完全杜绝这种危险的想法。然后他便扭过头望向窗外,再没多说一句话。


Forth的爹地一如既往对他笑脸相迎,Beam问了好后跟着Forth进了书房。


书房里坐着的人,是帝国的上将、中央的重要官员、帝国军队的司令、直管军部的,Forth的父亲大人。


上将大人雷厉风行,说话绝不拖泥带水,Beam刚一进门他便直入主题地说:“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Beam蹙起眉,持着怀疑的语气问:“我的看法?什么看法?”


Forth的父亲顿了一下。


“你没跟他说?”这话是对着Forth说的。


“当然没有,我觉得这件事您自己说比较好一点。”


Forth的父亲伸手示意Beam坐在沙发上,一副准备长谈的架势。


“就是关于我找的记者的看法。”


Beam刚一落座,听到这句话立马又站了起来。


“您是说?”


“没错。”


Beam低下头沉默了一阵,这个消息显然让他接受不能,他心里画了好几个问号,但碍于身份都问不出口。


“您介意我问一下您为什么会这么做吗?”


这太离奇了,以他和Forth的双亲接触的几次来说,他不信Forth的父亲是那种可以动用手段逼婚的人。


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父亲绝对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


“因为一个承诺。”


 


Beam靠在Forth家顶楼的露天阳台的栏杆上小口地抿着杯中红酒。


就在昨天,他终于下了狠心签了那张结婚协议,并且在签署上了自己的名字后迅速和Forth开了记者招待会,宣布了婚期。


今天,是一场简单的答谢宴。


他觉得Forth全家都做的很绝,他无法喜欢上他们的做法,这种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的做法恕他无法接受。


但偏偏他还没办法给出更好的解决办法,甚至无法对这种做法表示出不满。


在他想勉力维持表面的光鲜时,似乎总有人在强调一个事实。


就是他已经不再光鲜。


上次在茶水间救他也是,在楼下的饭店吃饭时也是,就连昨天在他家时也是。


“一起下楼吧。”Forth推开阳台的拉门


Beam一动不动。


“你以为你可以拯救我么?”


“拯救?才没有那么高大,你完全不用把这件事想得太复杂,就当是和一个Alpha,签了一个合同,只不过这个合同特殊了点而已。”


“那么现在我们可以下楼了吗?”


“我的夫人?”


Beam上前一步,拉住了Forth伸过来的手。


 


关于那天后来Forth的父亲说了些什么,对于Beam来说实在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因为就在上将大人拿出那只录音笔后Beam就差不多缴械投降了。


找记者偷拍他们的行为实际上还是逼婚,只不过被披上了一张好看的皮。


美其名曰是为了照顾他。


因为那支录音笔里面的声音明显是他双亲的,他们嘱托Forth替自己照顾Beam。但却没把这支笔给Forth,而是递到了他父亲的手里。这才有了今天这场闹剧。


现在看来,Beam的双亲大概是拿准了他不会轻易屈从,所以直接用长辈来压他。


而且这样一来,Beam也怪不到任何人的头上。


可惜的是,Beam的双亲把所有的后路都考虑到了,唯独没有考虑到Beam的感受。


 


因为Beam的双亲目前还尚在调查阶段,众人为了避嫌,答谢宴冷清了些。不过这对于Beam来说,反而是种轻松。


除了那个,本身出现就不会让他轻松的人。


Beam惊讶地发现,他现在见到Kit的心情和以往不一样了,以往他总是很期待能多见他一眼,现在巴不得不想让他看见自己。


从上周五他从茶水间里跑出去以后,他大概有将近一周的时间没有主动联系Kit了。


“我就说要恭喜学长了是吧。”Ming笑嘻嘻的


Beam尴尬地笑了笑。


Kit在Ming身旁察觉到了Beam不高的兴致。


“Beam,你...怎么了么?”


气氛一度坠入冰点。


Beam换上了一个看起来很甜的笑容。


“我没怎么呀,我很开心呀。”


谁特么知道以后会怎样,且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TBC


 @阿云啊啊啊啊啊 阿云好久没上LOFTER了,还怪想她的~

评论(13)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