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云啊啊啊啊啊

一条废咸鱼

我做了一个梦。

这些天反反复复地,做着同一个梦,那是一片山连着湖泊,在一丛荷花中,那个和尚就躺在那边。

他睡着了,不要吵醒他。

我被困在那边五百多年了,五百多年的时间,我想了很多很多,如来告诉我的什么是佛法,我说我懂了,我这样骗着我自己,直到那个和尚找到我。

我想出去走走,想想五百多年前齐天大圣美猴王是多么威风!可如今!落魄到被困在这座山下,有这封印,我被苦苦折磨了五百多年。

我只是这么想想而已,那个和尚很好骗,他把我放了出来,一时间我心魔顺生,五百年的魔障瞬间把我的理智吞灭,杀杀杀,我杀红了眼。

发丝在我指缝中飘落,那和尚的泪眼很好看。

那啥子段小姐死的时候,我终于看见和尚眼里不同平常的感情,是我以前最不懂的,也是我现在最难捱的感情。

如来终于说对了一句话,感情这种玩意真不是人能承受的,可我不是人。

我陪他一路西行,取那什么经,我不信佛也不信神,可就想呆在和尚的身边,就算是听他净吹些啥也不是的大话,也有种心里莫名安静的感觉。

和尚真能装,真的……

他能一刀正巧地扎在我心上,石头做的心。

“我希望你去死,下十八层地狱。”

他哭了。

在段小姐死后的第一次,他哭的样子,我心又疼了,就像那时候本来准备一手了结了他,我看着他的眼睛却又下不去手了。

我终于知道我对他的感情了。

可是我说不出口,他让我滚,让我去死,他用他那带着泪花的眼睛瞪着我,眼泪却憋在眼里迟迟不肯落下。

我这一路,杀的妖,降的魔,全都是为了他。

他看着我,我转身走出去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什么碎裂的声音,那肯定是我的心。

我曾似一只困兽,等待着那韶华流逝,终于等到了我的结果,可他不是我的结果,确是亲手把我杀死的凶手。

我看见他躺在地上毫无生机的模样,也一如那时我被解开封印般入魔,从开始到结束,全都是为了他。

如来把我封印在了五指山下,他杀不死我,我的魔性太深,可他不杀生,就像那个和尚一样心软。

我等啊等,或许又过去了五百年,我在想那和尚怎么这般慢,他怎么还没来?

他是不是把我忘了。

也或许,如了他的愿,我下了那十八层地狱。

“孽猴。”
“弑师之罪你可知错?”


【END】

                                                    BY 尚沄

评论(3)

热度(42)